新一輪改革十問
  新一輪支票貼現改革十問
  十八屆三中全會即將拉開全面深租屋化改革的大幕。
  這將是新支票貼現一屆中央領導集體和中央政府產生後,首次全面向國內外描繪中國下一步改革藍圖,事關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未來發展大勢。
  習近平最近在信用卡代償會見外國客人時表示,十八屆三中全會將提出綜合改革方案,就全面深化改革進行總體部署。李克強在聽取專家學者和企業負責人意見的座談會上提到,我們必須義無反顧、奮力向前,敢於打破固有利益格局,堅定不移、循序漸進地推進各項改革。
  隨著會期臨近,各種版本的研究報告、預測、建議也紛紛出爐。市場遐想反映了各界結婚對推進改革的渴望。
  根據新一屆中央領導集體和中央政府就位以來推行的改革舉措及近期釋放的改革信號,我們有理由期待未來改革新局將會有許多實質性突破,市場和社會將更多地分享改革紅利,如政府繼續放權轉變職能,央地財權事權更加匹配,投資主體和方向更加優化,金融擴大對內對外開放,能源體制和價格進一步鬆綁,新型城鎮化方略真正驅動下一輪經濟增長和再平衡,等等。
  改革非一日之功。改革紅利或逐漸釋放,但也將伴隨短期陣痛,未來的改革新局不會僅靠三中全會一紙文件竟成,而需要在匯聚了高端政治智慧和勇氣的頂層設計下各方面的決心,需要基層的創造。
  行動會喚起市場和民眾對改革的參與熱情。在大幕開啟的前夜,我們提出“改革十問”。其實,關於改革,人人都是提問者,人人皆為解題人。
  政府權力怎麼調
  文/《財經國家周刊》記者 劉琳
  政府作為一個整體,放權跡象明顯;在內部縱向關係上,不同層級政府之間的職權將按照一定的規則重新配置;在內部橫向關係上,職權可能會向更為集中化方向發展
  中國的經濟體制改革進入深水區,行政權力的自我約束,以及職權在不同層級和部門之間如何配置,將在一定程度上決定改革深化能否取得成功。
  十八大以來,決策層多次表態,全面深化改革,一個重要問題是處理好政府與市場、社會的關係。
  新一屆中央政府組建後,即以諸多審批權的取消和下放為突破口,使簡政放權成為外界看到的本屆政府推進改革的一項標誌性的大事。作為一個整體,政府權力的邊界和管理範圍在不斷收縮中清晰起來。
  10月25日的國務院常務會議上,工商資本登記制度改革又向前邁進了一大步,成立企業的資金準入限制基本取消,為本屆政府簡政放權又添新註腳。
  據《財經國家周刊》記者瞭解,在未來的簡政放權改革中,短期內施行的措施可能包括,繼續推進取消與下放審批權,加大政府購買公共服務力度,改革商會、行業、科技、時尚等領域的社會團體管理制度,以及逐步建立各行業的準入制度等。
  燕京華僑大學校長華生對記者表示,建立各行業的準入制度是一項最為徹底的改革。因為有了公開和量化的標準後,誰能進就按標準來,這樣一來,“政府部門的尋租空間將大大縮小”。
  他說,由於這項舉措將對部分政府部門的權力削弱的程度很大,因此能在多大程度上切實推行,他還不敢做出過於樂觀的結論。
  放權的大趨勢並不意味著政府在所有領域的職權都將削弱,某些方面的政府缺位問題必將得到重視。比如,記者從接近決策層的人士處瞭解到,未來政府將在改善和加強宏觀管理與基礎性制度建設上發揮更大作用,並加強依法行政建設。
  其中,加強宏觀管理主要落在國家發改委身上,國家發改委的職能將從重審批轉向宏觀經濟趨勢、政策的研判和全局性事項的規划上。
  基礎性制度建設則可能包括加強政府機構職能配置與運行的法制化,促進政務誠信制度建設,以及推行建立不動產統一登記制度等。
  在政府權力內部的縱向關係上,不同層級政府之間的職權將按照一定的規則重新配置,且不限於單向流動。一部分權力將從中央下放到地方,正在進行中的審批權下放管理層級,減少專項轉移支付、增加一般轉移支付,便是向地方放權。
  另有職權將從地方劃歸中央。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所人士對《財經國家周刊》記者表示,下一步將首先按照央地各自公共服務職能的定位,劃分清楚事權,然後按照事權定財力。
  據記者瞭解,目前對劃歸中央事權中具有較多共識的,包括養老保險統籌、食品藥品監管等,另有一些觀點則指向了公共衛生、環境保護、國土規劃等。有的研究報告,把司法體系等領域也列入其中。
  是否有能力執行事權,則是下一步的問題。
  財政部科學研究所所長賈康近日表示,不同地區財力水平不均衡,要使各地都有財力履行職權,需要有轉移支付的保證。
  中國社科院研究生院副院長、政府政策與公共管理系教授文國學對記者表示,政府機構的設置也要和事權匹配。未來能否根據各地區經濟發展水平、政府公共服務與產品的需求配置機構與公務人員,是事權調整能否到位的重要因素。
  政府職權的橫向配置方面,一直存在同類職權分割在多個部門的問題,甚至“九龍治水”,相互掣肘。
  大部制等改革釋放出的種種信號表明,部門間職權將會向更為集中化的方向發展。
  本輪國務院機構調整中,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新聞出版廣播電影電視總局的成立,以及國家海洋局、國家能源局的重新組建可視為對這一趨勢的說明。
  記者從接近決策層的人士處瞭解到,雖然對多部門進行重組,但本屆政府機構改革的主要目標還不是精簡政府部門規模,更重要的指向是轉變政府職能,期望通過部門和職能的重組,集中權力、明確責任,改變多頭管理的狀況,令政府管理更加有效。未來,部分領域隨著時勢改變還可能更進一步整合。
  支撐改革的增長底線在哪裡
  文/《財經國家周刊》記者 劉琳 特約撰稿 辛繼釗
  有一些對短期增長與長期改革都不利的問題一直沒有得到解決,這應成為經濟政策的發力重點
  第三季度宏觀經濟數據的出爐再度引發市場的猜測:增長與改革這兩個命題,誰將主導未來的經濟政策?
  十八屆三中全會的主題是“全面深化改革”,在近一段時間,“改革”顯然被認為是接下來一段時期的關鍵詞。
  但穩增長依然是各級政府的重任,對地方政府來說尤其如此。臨近年末,河南掀起“穩增長調結構百日攻堅戰”;湖南、陝西等地方政府通過下發文件或者召開會議,要求“全力以赴穩增長守底線”。利用財政結餘資金加大投資、上項目仍然是主要手段。
  地方政府很看中“經濟增長底線”概念。一般認為,衡量“底線”有兩個關鍵數據指標,一是經濟增長率,一是就業水平。
  按“十二五”規劃、中央政府工作報告等官方文件及分析人士的普遍看法,全國目前能承受的經濟增長底線在7%至7.5%之間。第三季度統計數據顯示,GDP(國內生產總值)同比增長7.8%,繼第二季度回落後又重新上升。10月份,官方PMI(採購經理人指數)也較為樂觀,連續4個月回升至51.4%,創18個月以來的新高。
  雖然GDP進入中速增長區間,失業率卻並未明顯上升。人社部數據顯示,第三季度末全國城鎮登記失業率為4.04%,是連續三年保持在4.1%後的第一次下降。
  國家統計局認為,單位GDP 創造的增量與前幾年相比明顯提高,服務業比重提升從而增加了就業崗位,中國15-60歲勞動力資源絕對量從2012年起開始步入下行區間,是經濟增速下降而失業率沒有大幅度變化的主要原因。
  整體無憂,但就業率中的結構性問題仍不容忽視。比如,相比之下,大中專畢業生調查失業率比較高。
  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經濟結構的失衡,也從一個側面說明,在日後更長的時間里,就業的穩定性可能將從依托於總量增速,逐步轉變為依托於結構改革的進程,這也更加反映了改革的緊迫性。
  對於未來的經濟政策將如何安排,國家統計局一位人士對記者表示,當前的宏觀政策導向,比以往的預期更加明確,“有宏觀政策調控區間和相應的政策儲備”。
  多位專家表示,目前,有一些對短期增長與長期改革都不利的問題一直沒有得到解決,應該成為經濟政策的發力重點。
  首先,是資金配置扭曲。大量的信貸等資金配置到房地產、政府隱性擔保的基礎設施領域,導致資金價格不斷攀升,擠出實體經濟、尤其是中小企業的資金需求。
  其次是房地產市場出現分化。三四線城市現在供給大於需求,同時土地供給寬鬆,過度炒作的城市房價已經開始下降,一些地方的房地產泡沫破滅跡象開始出現。
  第三是產能過剩持續嚴重。記者瞭解到,國家統計局最近做了一個41萬家的企業調查,其中25萬家是大中型企業,調查發現,目前市場仍處在去庫存化過程中。
  這一態勢也得到了數據的印證。在10月份的PMI分項指標中,原材料庫存指數為48.6%,產成品庫存指數比上月下降1.8個百分點至45.6%,都位於臨界點以下。因此,在GDP與PMI數據整體向好的情況下,依然有一些政府人士與專家對未來經濟增長表示不同程度的憂慮。
  在“底線思維”下,未來的財政和貨幣政策預期將保持穩定。
  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表示,中國一直都執行積極的財政政策,目前經濟在相對比較低的水平波動,退出積極的財政政策可能會使經濟增長掉到底線之下;貨幣政策仍為穩健或者說中性,央行調控的初衷似乎是有所收緊,但實際的結果是達到中性。
  中信證券首席宏觀經濟學家褚建芳預測,2014年的宏觀經濟政策和今年相比,應該不會出現太大變化。
  多位專家表示,基於目前經濟運行的現狀,未來的經濟政策將在增長與改革兩個目標之間平衡,經濟增長不願也無力再追求高速度,改革則會選擇穩步推進。
上一頁1234下一頁
(編輯:SN054)
創作者介紹

vjkxnbi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